跨界做起“首席饲养官”,蒙牛牧场主大学成“取经圣地”

时间:2020-01-16 来源:www.xcyjbl.cn

“我在内蒙古大学学习经济学。毕业后,我在东北工作了六七年,卖液态奶和低温奶,但当时我没想到今天会养牛。有些人说这是侥幸。没错,但我认为这更多的是一种职业选择,不是毫不犹豫,但我相信没有养牛人,尤其是管理人才,如首席养牛人,乳制品行业不可能发展得这么快。从西方畜牧业和现代畜牧业到股市上备受追捧的新地产神木高科,可以看出,养牛的上游产业链肯定是“军事家的地盘”,养牛者,包括主种牛者,将会更受欢迎。”呼和浩特赛罕区的首席喂养官刘晓强坦率地承认,他在许多事情上坚持“问、听、学”。“我在内蒙古大学学习经济学。毕业后,我在东北工作了六七年,卖液态奶和低温奶,但当时我没想到今天会养牛。有些人说这是一个赤手空拳的举动。没错,但我认为这更多的是一种职业选择,不是毫不犹豫,但我相信没有养牛人,尤其是管理人才,如首席养牛人,乳制品行业不可能发展得这么快。从西方畜牧业和现代畜牧业到股市上备受追捧的新地产神木高科,可以看出,养牛的上游产业链肯定是“军事家的地盘”,养牛者,包括主种牛者,将会更受欢迎。”呼和浩特赛罕区的首席饲养员刘小强坦言,他刚开始职业生涯时,在很多方面都坚持“问、听、学”的三个原则。无论是现在的蒙牛牧场大学还是蒙牛以前组织的其他交流活动,他都是一个值得学习的圣地。

蒙牛牧场大学高级培训班结束后,7月16日,在呼和浩特举行的蒙牛牧场大学国际技术交流论坛邀请了来自中国农业大学、东北农业大学和内蒙古农业大学的多位具有一线经验的教授、丹麦农业知识中心的专家,分享发达国家的《养牛心经》。来到中国约三个月的第10代丹麦养牛人约翰(John)参观了10多个牧场,并与国内牧场主,尤其是主种牛人,在养殖技术、设备维护和养牛理念方面进行了深入交流。包括中国乳品协会、现代乳品工业系统和中国乳品信息中心在内的许多领导人也出席了会议,为与会者“加油”。

首席饲养员成为主流

“目前,国内牧场主被分成世界三个部分。一类是来自分散家庭的牧场主,他们有着古老的资历和丰富的实战经验。在每个人眼里,他们都是传统的牧场主。牧场基本上归自己所有,比如刘大为。还有一批畜牧院校的毕业生和其他相关专业的毕业生,学历高,理论多,可以称之为高学历牧场主;最后一类还算不错,但我以前在相关领域工作过,对乳制品行业有更好的了解,比如刘小强。我知道如何管理好自己。”齐齐哈尔甘南县的牧场主陈海彬说话流利,中等身材,不苟言笑。他还表示,随着奶牛养殖业的不断扩大,越来越多的职业经理人等主要养殖者将成为中国奶牛养殖业的支柱,甚至可能超过传统牧场主。

作者在蒙牛牧场大学国际技术交流论坛上发现,像刘小强和陈海彬这样跨越国界成为主要育种者的人并不“例外”。例如,盛牧高科牧场的首席饲养员王睿是蒙牛乳品业的技术员。事实也证明,与小规模农业和散养农业相比,大规模农业在设备、技术、管理、生产能力和效益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2013年,最明显的是,一个大型农场里的奶牛可以赚几千元甚至几万元。在向现代乳品工业发展的国内乳品加工业中,需要更高的人才来控制农场。”年代

“养牛对我来说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但也是一件充满许多不确定因素的事情。当我第一次成为首席喂养官时,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适应这一角色,实现对牧场的100%控制,养肥奶牛,提高产量并确保质量。”刘小强坦率地说,他必须感谢他的老雇主蒙牛来到这一天。

蒙牛牧场大学的雏形已经存在,如牧场主交流小组。刘小强声称曾利用这个平台从其他牧场主那里获得大量“牛心佛经”。可以说,从粪便清理、指甲强化、搔痒、繁殖和防疫测试,“一切都很好”。

“每日监测产奶量、干物质摄入量、粪便和奶牛舒适度;牛奶成分、牛奶质量、饲料加工、饲料粒度、粗饲料质量和奶牛繁殖性能每周测试几次。每个月,应对奶牛的身体状况进行评分,对奶牛的健康状况、乳尿素氮、体细胞数量进行监测,并检查饲料成本。”现在刘小强早上5点起床,晚上12点睡觉。他习惯于自然睡到九点,直到九点才睡觉。

但是即使“我忙得没时间挺胸”,刘小强也花时间去蒙牛牧场大学上了几堂课。陈海彬、王睿和张学龙是一样的。他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东西要学,但是借用他们的话就是“得到你需要的”。

“国外大学有奶牛专业,但国内大学只有一小部分是畜牧专业,这使得我国奶牛养殖者储备存在缺口,人才不可能在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内培养出来。我们需要一个专业来培养奶牛饲养者,包括首席饲养者,蒙牛牧场主是引领行业变革的先锋。”顾容成认为,他希望以蒙牛为代表的行业领导者能够勇于承担重任,与高校合作,在扩大奶源基地建设的同时,加大专业人才的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