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诗歌在春天灿烂

时间:2020-01-31 来源:www.xcyjbl.cn

编者按

虽然铜仁的地方诗歌数量很少,但仍有许多人坚持热爱、阅读和写作诗歌。随着今年世界诗歌日的临近,市作家协会和铜仁市初中小学教育部牵头主办了第四届黔东诗歌大会。致力于诗歌创作的当地诗人和诗歌爱好者以前所未有的“豪华阵容”聚集在一起,讨论当前的诗歌话题,朗诵让人感动的诗歌。

这是黔东诗歌的盛会,也是黔东诗人的“集会大师”。回顾过去,梳理现实,寻找不足,展望未来,这次诗歌会必将对同仁诗坛产生深远的历史意义。难怪有微信传播。这是同仁的“青年诗歌会”,也是同仁2016年文学青年最重要的活动。

虽然诗歌不会产生一粒谷物,但诗歌改变了我们的精神境界,推动我们更接近世界。作为灵魂的产物,精神能量的交换,诗歌就像另一种温暖的阳光。

有人说,当一个城市显示出无限的活力时,也是它的诗歌显示出活力的时候。刘赵晋

钱东诗歌观察

阅读技巧

在过去的两年里,作为《梵净山》杂志的主编,我在业余时间接触了许多诗人和他们的诗歌。毫不夸张地说,铜仁80%的诗我仍然知道和熟悉。在编辑这本杂志的时候,我也时常思考我们铜仁诗的整体情况。从我有限的欣赏来看,作为一组铜仁诗,它在贵州诗歌乃至全国诗坛上的真正坐标。应该说,我的观察让我既高兴又担心。在接下来的演讲中,我将具体解释我对同仁诗歌的看似矛盾但又非常现实的看法。当然,这只是我家人的话,也许也是我的谬论。你们诗人和朋友不必对此感到高兴或真诚。你不可能是真的。

我想,既然我们谈到了铜仁诗歌的现状,我们就必须谈谈铜仁诗歌的历史渊源和铜仁诗歌的过去形式。

关于现代诗歌,我们可以把铜仁的诗歌创作分为几个时期:

80年代

这个时期,诗人主要以杨德怀、张梓瑗、高陈中等为代表。在创作上相对活跃,但他们的诗歌有明显的时代烙印和色彩。高陈中主要写科学诗,而张梓瑗主要写现代诗,主要赞美和表达情感。他们的诗歌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即独立个体的自我意识薄弱,个体受时代意志的束缚,时代的宏愿和时代的口号式宏愿。一位是河边的年轻诗人乔伟(即乔达摩)。他1990年出版的诗集《橄榄石》受到了着名诗人流沙河的高度赞扬和订购。乔伟因此改变了他的生活。首先,他辞去了新分配的工作,然后去复旦大学和首都师范大学深造,最后他去了北京,最后他与诗人墨菲一起开创了“第三条路写作”(Third Way Writing)。他声称反对“知识分子”和“民间写作”,并在诗坛引起了巨大的变化。第二部是沿河诗人铜仁报社的于子涵的散文诗集《孤独的太阳》。1997年,他获得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优秀马奖。它不仅是该奖项唯一的散文诗集,也是铜仁地区第一位获得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的作家(诗人)。这一事件也可以说给同仁的诗歌创作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和启示。第三,2001年,思南诗人铜仁报社马中兴的诗集《漂泊心情》荣获首届贵州省政府文学奖三等奖。这也是铜仁诗坛少有的荣誉。贵州省政府文学艺术奖自2000年设立至今,已经举办了六届。铜仁仅有3部文学作品获得该奖项。

仅就影响而言,铜仁90年代这一时期的诗歌创作超越了前后,尽管对诗歌的评判标准和审美要求时有不同

这一时期主要由60年代末和70年代末的一批诗人和贵州东部80年代末的一小群诗人组成。这个团体非常受欢迎,非常壮观。主要诗人包括魏帅、印石、尹熊佳、林汉、冉光岳、张翼琦、飞马座、多海、任敬伟、苗族、马小明、蒲秀彪、仙鹤等。还有沿河的散文诗群,如赵凯、冉茂富、田淼、陈顺、罗军贤等。2004年,由贵州东部几位年轻诗人创办的诗歌杂志《哎呀诗刊》,堪称这一时期贵州东部的重大诗歌事件,一度异常火爆。在这群诗人中,我个人认为他不是坚持最好的人,而是取得最好结果的人。他对诗歌始终如一的热爱和激情,以及永不放弃的精神追求,始终保持着诗人纯净的心态,读诗、写诗和思诗(思诗),使他的诗歌创作在学识和技巧上都优于黔东其他诗歌作家。这一时期,也有同仁的外国诗人,如于子涵、里德班克、大乔辉、徐毕畅、何三坡、西畴等人,他们在外界也有很大的影响。

近年来

,除了一些60后、70后、80后的诗歌追随者之外,梁沙、李沛、桂韩笑、何冲、Xi毛等90后诗歌群体应运而生,尤其是石阡的90后诗人一度引起全省诗坛的关注。2014年,“90后李放京、梁沙、陈子林、吴勇、晓曼朱”等诗倩诗歌研讨会在贵阳举行。他们的作品已在国内有影响力的出版物上发表,如《诗刊》 《星星》 《诗选刊》 《诗歌月刊》 《诗林》 《山花》 《民族文学》,反映了他们的整体实力和一定的个人潜力。也许是由于生存的压力或文化多样性的因素。在过去的两年里,史谦的90后诗人一直相对沉默。

应该说,近年来,黔东南州的诗歌创作备受关注,我们的诗歌创作成就显而易见。

关于这个问题,有几个方面值得注意:

1。思维单薄,力量不足,作品缺乏氛围。

法国哲学家笛卡尔说:“我想,所以我是。”笛卡尔怀疑地看着这个世界。在他眼里,这个世界充满了怀疑和疑虑。我们的诗人不仅需要激情,还需要思考。他们不能仅凭激情和兴趣写诗。就同仁诗坛而言,诗人更注重个人情感和个人意志的书写。他们对现实的关注往往只是探索和探究。他们更注重“自我”意识,尚未在强烈的现实背景下发现个体的生存命题。这也导致我们的诗人和诗歌总是不在一些诗歌期刊的主要栏目和计划中,而得不到关注。

2。表达方式单一,语言缺乏纪律性。

铜仁的诗性表达通常是传统的、单调的,许多诗只是写在现实感上;否则单向抒情,简单的模仿和反思,缺乏内在逻辑,审美品格就无法达到更高的水平。诗歌是隐喻和语言的艺术。一首好诗的诞生实际上是语言的顶峰。在单一抒情和过度抒情的问题上,我与松涛的文学朋友、苗族等进行了交流。也提到了我的观点。

3。有些探索,过于强调形式。例如,诗人里德肖肯定了多海近期的诗。我也和多海谈过,肯定了这种探索精神。然而,形式总是外壳,内部因素可能更重要。2015年,当我编辑新干线《梵净山》专栏时,我邀请诗人黄金铭给苗族人民写一篇评论。他有一篇关于诗歌形式的文章。他说,我注重诗歌的形式感,但形式并不显着和创新,而一首好诗的形式,尤其是诗歌之间的关系,应该是隐藏的和自然的,没有痕迹的。很多年前,在一篇关于散文创作的文章中,我也有类似的观点:“在一些散文中,文章的段落和词汇只遵循公众熟悉的路径。即使它还没有到达,结局和沿途的风景早就被发现了。就像一个人反复旅行到某个地方一样,散文的魅力必然会大大降低。”因此,这意味着保持语言的神秘不仅对诗歌很重要,对散文也很重要。因此,我认为这需要我们使用

在这次扫描中,我的镜头只对准那些仍在铜仁土地上学习、生活、工作、创业和发展的诗人。铜仁诗人,如于子涵、贺善坡、里德银行、乔达摩、西楚、张掖,以及在铜仁学习、生活和工作但不在铜仁的诗人,不在这一扫描范围内。接下来,我将以见证人的身份审视钱东21世纪的诗歌。

据不完全统计,21世纪初,贵州东部大约有20位诗人。截至今天,我们的诗人人数已增至50人。根据出生日期,有60、70、80和90个。因此,诗歌在这里还没有过时,估计将来也不会出现。在新世纪的16年里,黔东诗人一直在各种文学期刊、专业诗歌期刊和报纸上发表自己的作品。在中国作家协会和各出版社编辑的年度诗集、编年体诗集和体裁诗集中,共评选出20余人次和100多首诗。12人获得省部级作家协会组织的文学奖和诗歌奖,10人获得国家出版物和地方组织的论文奖。20多人已经出版了诗集。近30人参加了省级或省级以上的研讨会、复习课、培训班和诗歌活动。

对于一个作家来说,阅读是提高自己的最有效的捷径,诗人也不例外。长期以来,阅读已经成为黔东诗人的一种习惯。

在他们阅读的时候,他们有哲学、宗教、百科全书、古代、现代、中外文学经典等。他们的胃口从来不局限于诗歌,因为他们完全理解“功夫不仅仅是诗歌”这个简单的事实。正是因为他们在阅读中吸收了各种营养,他们的诗才丰富多彩。也是通过阅读,他们超越时间和空间与大师交谈。他们打开了天堂之门,形成了自己的思想审美体系和创作风格。可以说,现在黔东南州的诗歌可以用一百朵鲜花和不同的风格来描述,这并不算太多。

21世纪的黔东诗歌有今天的氛围。除了诗人自己的努力,它离不开两大立场。一个是《铜仁日报》。21世纪初,它开设了一个名为“21世纪黔东文学之星”的栏目。本专栏的编辑黄芳推出了当年最活跃的当地诗人。《铜仁日报》修订后,周末版导演莫罗先生毫不犹豫地出版了钱东诗人的各种风格的作品。最近,《周末版》开设了“黔东诗人档案”专栏,再次推出黔东诗歌。二是市文联《梵净山》出版物。自从编辑该出版物的吴恩泽老师在2004年第一次转发了一些《梵净山》的诗后,该出版物不再轻视当地诗人,尤其是在过去的两年里。经过文联的评选和刊物的修订,新干线栏目发现并推出了大量80后和90后诗人。

然而,21世纪的黔东南州诗歌确实吸引了外界的共同关注。严格来说,是在林汉2004年在乐秉园注册并在黔东创办第一家私人出版物《哎呀诗刊》之后。《哎呀诗刊》第一次捕捉到了黔东所有的诗人,也第一次向世界展示了黔东诗歌的有效力量。然后凯恩斯通创立了《哎呀诗刊》。几乎与此同时,在贵阳求学的多海、飞马座和任敬伟在贵州举办了第一届和第二届80后诗歌会。这三部《创世纪》形成了和谐,让21世纪的黔东南州诗歌的声音传播到了外面的世界。

的确,21世纪的黔东诗歌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更令人欣慰的是,黔东诗人并没有自大,而是不断审视自己,寻找差距,寻求突破。诗人心里知道,我们的关心和所谓的影响仍然局限于贵州。正是因为这种理解,黔东南州诗人以小型沙龙的形式不定期地相互操作。他们把阅读视为一种正常状态,以增加营养和自信。他们呆在角落里,埋下头,专心写自己的东西。作为我

那时,我们建立了自己的诗歌论坛。我们每天都写一首诗,我们也非常喜欢冒险。对于当前的黔东南州诗歌,我总体感觉不错。一些年轻诗人初次登场。他们也非常热情,有影响力,对诗歌有热情的热爱。这很好。例如,仙鹤诗歌中表达的生存痛苦令人印象深刻,令人震惊。梁沙和杨宋林的诗歌也因其细致入微而引人注目。

如何在诗歌中表达自我存在的困惑,同时反映更广泛的历史和社会意识与思维,是我们黔东诗人应该思考的问题。

作为一名诗歌研究者,我对钱东诗歌的看法是另一种感受。我想知道你是否注意到新世纪以来诗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虽然诗歌在网上很受欢迎,但它正变得越来越精英化和循环化。除了一些研究机构经营的大量流行杂志和专业诗歌研究刊物(如北京大学新诗研究所经营的《天象诗刊》),一些先锋派诗人和他们的诗歌同事都创办了自己的诗歌刊物,如孙文博经营的《哎呀诗刊》,潘陈曦经营的《新诗评论》,李罗晓经营的《当代诗》,张曙光、小余凯和臧棣经营的《读诗》。全资、姜立、任虎、飞廉等运营的《新诗界》。其中一些出版物经营得很好。从这些出版物中,我们可以掌握一些中国一流诗人的写作趋势,这在官方出版物中是看不到的。这些出版物也成为诗歌研究者非常喜欢的研究材料。黔东诗人也注意到这些变化了吗?在这方面有意识吗?根据我的观察,情况可能不乐观。在诗歌创作中,先锋意识的坚持是非常重要的。它会让你意识到当前诗歌创作的发展方向。这将使我们的写作效率更低,更少浮躁,更沉浸其中。我认为只有当钱东的诗歌达到这样的深度,它才能尽早进入研究者的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