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执法煽动愁警 港媒揭穿“纵暴派”五大谣言

时间:2020-03-16 来源:www.xcyjbl.cn

原标题:香港媒体质疑执法,并煽动忧心忡忡的警方揭穿“纵向暴力”的五个谣言

图为8月11日警方派出便衣警察进入示威队伍,在铜锣湾逮捕更多危险和极端暴力分子。(资料来源:文汇报)

在处理暴民暴力时,香港警方一直是社会上最强有力的防线,这也使警方成为“纵暴”散布谣言和抹黑的“眼中钉”和“肉中刺”。除了煽动市民用谎言报复警方,误导公众对警方执法行动的理解,甚至一再质疑警方的执法权力外,“纵向暴力派”实质上是想废除警方的力量。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记者通过将实际执法情况与香港律师、法学博士黄国恩和香港法律交流基金会秘书长傅建慈的专家意见进行比较,向公众透露了“纵向暴力派”和暴徒的意见是多么疯狂和不合理。

解释1:警察卧底“不合理”吗?

图为香港警务处副处长邓与传媒会面,就前天警方控制骚乱的多项指控作出逐点回应。(资料来源:《大公报》)

怀疑:警方早些时候派了卧底探员到暴民中,一举在铜锣湾逮捕了更危险的极端分子。“纵向暴力派”立即跳出来质疑警方派出卧底的“不合理”方式,称警方“卑鄙”等等。

事实:香港警队一向采用卧底身份,这是维护社会安宁和打击罪案的有效方法。2018年7月,警方动用卧底人员打击西九龙的帮派,打击帮派武器库和非法赌博摊位。至少有79名男子和妇女被捕,包括帮派“线人”和主要成员,以及青少年和学生,他们被用来讨债、“孙马(谈判)”和打架。此前,在2017年4月,警方还分别派出一名男子和一名女子卧底警察充当嫖客和协助妓女,捣毁了一个卖淫集团,该集团在5年内赚取了2000万港元,并逮捕了23人。

专家意见

黄国恩:警察有权执行秘密执法。以禁毒执法为例,这种执法方式非常普遍。在最近的袭击中,一些暴徒的行为已经接近“恐怖分子”,并且组织良好。警方通常无法通过公共执法获得证据,这使得从近距离获取证据变得更加容易。至于便衣警察"不出示证件"的问题,如果便衣警察在高度机密的行动中出示证件,就等于直接宣布任务失败,甚至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这是不合理的。

傅建慈:终审法院在2000年的一个案件中的判决指出:“法律承认使用秘密行动是执法机构打击犯罪的重要武器之一,特别是在犯罪活动正在进行和犯罪已经完成的情况下,采取秘密行动是为了获取证据并将罪犯绳之以法。”现在情况很严重,警察经常需要找出主要的袭击者并寻找证据。

解释2:警察“滥用武力”?

照片显示暴徒向警察局投掷汽油弹。(资料来源:《大公报》)

疑点:为了防止警察维持社会秩序,“纵向暴力派”多次质疑警察“过度使用武力”,甚至批评警察在驱散时挥舞警棍,看到警察采取行动驱散暴徒,甚至使用催泪瓦斯。

事实:根据警方的公开信息,当嫌疑人使用武力时,警方可以使用“更高层次”的最小武力来控制对方。例如,如果对方用刀片刺伤警察,警察可以停止射击。当对方主动攻击时,警察可以使用胡椒喷雾或警棍;当对方发动致命袭击时,警察可以使用火器。这一次,许多警察在执行任务时受伤,被送往医院,但他们从未开枪。这表明警方非常克制。

专家意见

黄国恩:警察通常

傅建慈:对于警察的射击有明确的指导方针,比如袋装炸弹。根据指导方针,警察不瞄准头部或上身,警察经常查看情况是否紧急。如果嫌疑人当时的暴力程度威胁到公民的安全,可能造成巨大伤害,或者直接威胁到警察本身的安全,催泪瓦斯或枪支也是"最后手段"。

消除疑虑3:男性警察应该逮捕女性吗?

这张照片显示的是这名女性嫌犯在被捕时挣扎着穿裙子,导致她溜走(资料来源:香港媒体)

疑惑:在过去两个月的影响下,不时有人看到女性暴徒,一些穿裙子的女性嫌犯在她被捕时导致她溜走。然后,“纵向暴力派”借此机会散布谣言,说“警察脱下了女性抗议者的内衣”,被逮捕的女性被男警察“搜身”,从而质疑男警察不应逮捕女性。

事实:警察总是能够逮捕不同的嫌疑犯和罪犯。例如,在扫黄行动中,他们逮捕了普通的男性警察,并把嫌疑人,无论是妓女还是“马夫”(组织者),带到公共汽车上。如果规定逮捕只能基于同性,这可能会给罪犯一个逃跑的机会。警方早些时候强调,警方一贯尊重妇女的权利和利益,并重申,在任何逮捕和调查期间,警方始终有严格的准则,搜查程序必须由同性警官进行。

专家意见

傅建慈:所有警察都有权制服和逮捕任何嫌疑人。警察准则要求搜查应由同性警官进行,但搜查手提包、背包和其他可疑罪犯物品时不要求具体的性别。警察在执行搜查任务时必须小心,以避免被故意冤枉为“非礼”。如果没有其他人证明这一点,就没有争论。

黄国恩:法律没有规定警察在逮捕时只能逮捕同性别的人,但是法律规定搜身应该由同性别的警察进行。

消除疑虑4:警察无权追究和执行法律?

照片显示警察在铜锣湾逮捕了15名核心暴徒(来源:文汇报)

询问:在最近的暴力事件中,暴徒在事件发生后四处逃窜,有些人躲在商场里,有些人在民宅和养老院附近闹事。质疑警察不应追逐商场或私人场所,声称警察无权进入执法部门,并需要一张搜查令。

事实:香港社会从未见过警察追捕罪犯,并停止追捕他们到商场,否则将来每个商场都会成为罪犯的避难所。在一些抢劫金店的案件中,为了制止犯罪,警察在进入金店调查案件之前不会拿走搜查证。警方防止罪案科日前亦致函香港物业管理公司协会,引用法例指出警方可合法进入楼宇执法,甚至破门而入。如果他们阻碍警察执法,他们就犯了罪,可被判处监禁和罚款。

专家意见

黄国恩:基本上,警察可以进入公共场所。在私人场所,根据《警队条例》第50条,如果任何警官有理由相信任何将被逮捕的人已经进入或在某个地方,居住或管理该地方的人应与警官合作执法;警察也可以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进入任何地方。

傅剑慈:在一般公共场所,警察可以巡逻和执法;机场确实有不能进入的禁区。《警队条例》第50条还赋予警方在私人场所实施逮捕的权力。假设一些人在街上抢劫后逃进住宅,住宅的主人应该配合警方执法;如果不合作,警方有权在紧急情况下封锁住所的所有出入口。即使嫌疑人被认定逃跑了,他还是破门而入。

释疑5:阻止蒙面人是“无理逮捕”吗?

图为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主席方忠贤(资料来源:

事实:如果调查和询问只能在100%定罪后进行,警方打击犯罪的能力肯定会大大降低。根据香港大学法律和信息技术研究中心的信息,警察可以阻止任何可疑的人。除了拦截和询问之外,如果警察发现任何可能危及他们的东西,他们也可以搜查有关人员。当警察有合理的理由相信任何非法集会或暴乱已经发生、正在发生或即将发生,并且任何人已经使用或可能使用武器时,他们可以在邻近现场的任何公共场所拦截和搜查任何人,以确定该人是否犯有任何相关罪行。

专家意见

黄国恩:当警察看到戴着头盔手持有害物品的暴力示威者时,有合理的怀疑是正常的。根据第《警队条例》号法第54条,警察有权在任何时候,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在任何街道或其他公共场所,或在任何船只或车辆上,拦截、拘留和搜查他有理由怀疑已经或即将实施任何犯罪或打算实施任何犯罪的任何人。

傅剑慈:《警队条例》明确规定“合理怀疑”可用于阻止、拘留和搜查。以一起涉嫌街头抢劫的案件为例。如果嫌疑受害人在街上大喊“抢劫”,而警察确实看到了相关嫌疑人,拦截和搜查是正常的执法。(海外网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