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点名蔡徐坤数据造假:饭圈“low”文化又破壁?

时间:2020-01-07 来源:www.xcyjbl.cn

在吴亦凡歌迷将他们的偶像列入北美音乐名单后,蔡徐坤歌迷以惊人的力量将他们的偶像列入中央电视台。

昨日,央视新闻报道称,媒体篡改了数据,并指出一位明星的新歌微博已被转发超过1亿次。根据3.37亿微博用户的比例,相当于三分之一的人转发微博。但是,我相信普通路人绝对不愿意承担责任。他们甚至不知道蔡徐坤什么时候会发行新歌,更不用说转发微博了。

ikun(蔡徐坤的粉丝)在嗅到危机后,在紧急情况下聚集在微博广场,愤怒地指责蔡徐坤的公益行为,试图为自己的偶像辩护。刷数据的行为不假,但蔡徐坤粉丝只是冰山一角。随着饮食圈文化的传播,粉丝的行为,如投掷、投掷、集资和接受援助,不属于任何特定的艺术家,甚至不再只属于任何特定的艺术家。“范泉文明”微博发布了艺术家数据异常的公告,称从2月3日开始,微博传输数据上限为100万,以防数据欺诈。

点击蔡徐坤的微博,你可以看到他的每个微博都有100万转发量,不仅如此,前七大热点也有100万。然而,根据艾曼昨日发布的艺术家活跃粉丝名单,蔡徐坤活跃粉丝数量仅为157,700人,明显显示出数据的淡化成分。

但这和吴亦凡粉丝不承认伪造名单是一样的,理由是平台没有规定“一个人不能多次注册账户”。蔡徐坤的粉丝也不承认伪造名单,因为转到微博平台的帖子数量总是被计算在内,而不是人数。潜台词是:我们有精力和金钱为转发贡献10万次。问题出在谁身上?

但这也是粉丝在环境和市场影响下自发建立的一套规则。

为了向路人推销安利,粉丝们设立了一个站,发布了一张精美的场景地图。为了吸引金的父亲的注意力,通过爬上一段楼梯来成就偶像的事业,粉丝们成立了一个投票小组,手动或用软件刷大量数据。为了保护偶像的声誉,粉丝们成立了一个反三合会组织,用好词来控制和评论,用报道来消除坏词。

粉丝们创造了他们自己的圈子文明,并沉浸在这样一个文化世界中。在他们看来,规则不是要遵守的,而是要改变的。

拍摄团队的成员每天都有任务,尤其是在新作品宣布和发布时。如果小组组长发现他在组织中混在一起但不工作,小组聊天将随时被删除。

微博诞生时只是一个社交平台。当它被使用时,用户开发了一个功能来识别艺术家的商业价值。

拍摄团队的成员每天都有任务,尤其是在新作品宣布和发布时。如果小组组长发现他在组织中混在一起但不工作,小组聊天将随时被删除。

根据加入蔡徐坤团队成员的描述,投标不是手动的。他们将制作一个名为“星星援助”的应用程序,可以绑定10个喇叭,并设置投标频率、投标数量和转发语言。

当然,这不是蔡徐坤粉丝的一个小秘密,而是所有射击组织的一个隐藏功能。起初,粉丝们担心虚荣,希望偶像的微博数据看起来更好。后来,微博有了热评论功能。粉丝们希望路人能看到积极的评价,所以他们站起来为他们的偶像赢得了一段繁荣的时光。

随着时间的推移,圈子里的规则将会被博客所遵循。不仅是流动艺术家,还有林俊杰、蔡依林、赵薇等作品艺术家。热门数据也是由粉丝创造的,但这个数字并没有年轻流的数据那么夸张。没有人认为这种行为有什么不对,它只是符合环境。

不久前,瞿初晓小号怒缠迷非法获取了他的身份信息。事实上,这在米圈并不罕见。几乎每个合格的一线球迷手里都有一份明星识别号码的清单。

机场没有前线。随着越来越多的明星离去,它成了第一线的聚集地。

不久前,瞿初晓小号怒缠迷非法获取了他的身份信息。事实上,这在米圈并不罕见。几乎每个合格的一线球迷手里都有一份明星识别号码的清单。

Air APP可用于预订机票、办理登机手续和查询艺术家的旅行。尽管许多应用程序后来被停止或bug被修复,但粉丝们仍然有办法知道艾杜的旅行,并首先到达现场。群众有需求,市场有供给。教授

一位追随EXO七年的粉丝解释说,第四个儿子的第一代粉丝大多来自韩国,已经吃了三代的SJ、沈东甚至H.O.T。有一线经验的粉丝立即在微博上为他们建立粉丝站。第四个儿子的第一站紫汉凡和吴亦凡的第一站都产生了当时非常流行的神象。

起初,拍照的目的很简单,只是为了分享和安利。后来,风扇站的存在开始与利益联系在一起,这变得更加令人不安。

由于詹姐不能及时参加偶像的所有旅行,她请认识的朋友帮忙拍照,并随便送一些红包。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价格形成,新的商业机会被发现。演艺电影产业的建立对影迷来说有利也有弊。至少现场的粉丝有更多的敌人想要抢座位。

在过去,粉丝的接送机只停留在海关之外。自从“帝国”(TFboys粉丝群)时代开始以来,机场廊桥的地图已经逐渐传播开来。粉丝刷票和退票扰乱了明星、路人和航空公司。因此,民航总局去年发布了一项关于“加强对飞机送风扇现象的管理”的通知,以纠正混乱局面。

任何阻止我追逐星星的人都会受到惩罚,即使星星离我很远。

绝地反击

所以当粉丝们不顾一切地为爱情发电时,路人会自动团结起来反抗“邪恶势力”。

在9年前著名的“69圣战”中,数千名没有买到票的超级少年乐队粉丝聚集在世博演艺中心抗议。现场一片混乱,甚至被践踏。消息曝光后,愤怒的网民以“魔兽世界酒吧”为诞生地,进行了大规模爆炸。他们在天涯、茅埔等网站上发起了反对超级少年乐队及其粉丝的运动,甚至传播到了许多其他韩星。

去年,万金油强烈不喜欢粉丝们来他家为吴亦凡辩护,并愤怒地攻击追逐明星的女孩。与此同时,北美的粉丝也遭到了欧美粉丝的强烈抗议,甚至使吴亦凡成为整个网络的目标。

这一次,蔡徐坤被中央电视台点名批评,再次激起群众的愤怒,抨击粉丝的不当行为。当然,在谴责的队伍中,仍然有很多“竞争者”幸灾乐祸,假装正义,说些讽刺的话。每个句子都像在说:看,你已经被找到了。

公众总是嘲笑所谓的米圈文化,不管是当局还是外来者。粉丝们无法实现整体的自我认知,更别说让别人认出他们了。

过去曾经、现在和将来都有类似的事件发生,当时我们正在反击米圈文化。粉丝们可能是鼓舞人心、充满梦想和才华的女孩,但粉丝群体总是不理智且不冷静。聚集在一起的每一点点努力都成了一股巨大的力量。

“反吞噬”流行文化

洪水的力量不仅能破坏环境,还能改变环境。

半个月前,春节期间票房收入近40亿元的沈腾希赢得了一张门票。名为“三际伊藤”的微博账号模仿了米圈粉丝站的运作模式,为沈腾制作了一组精美的图片。评论和评论的数量立即下降到10万以下,没有失去任何爱的源泉。

同时,王思聪也关注他的粉丝们的“热狗极限”。《流浪地球》明星演员兼投资者吴静也在一夜之间出现了三个粉丝站,成为“流动的吴静”。

这提醒我们,在去年《我不是药神》发布期间,46岁的徐峥凭借一套机场地图,成为网民的“打山兄弟”、“奶政”和“我的幼崽”。他很快就跻身超级单词排行榜前10名,并与大量新鲜小肉并列。

曾经被人群嘲笑的“畸形”饮食圈文化已经赶上了娱乐的东风,并且正在迅速跨越公众和小圈子之间的认知障碍。随着这一障碍的打破,公众甚至明星对这一文化的态度也从抵制转变为非自愿同化。然而,那些为沈腾和王思聪设站的人多少有些真诚。

沈腾的一位老粉丝告诉明星《资本论》(身份证号:明星紫本伦):“粉丝们站出来支持阿特拉

在2016年至2018年流行的互联网术语中,官方公告、职位、彩虹屁、电话、ky等词都来自米线圈。但是当这些词干被频繁使用时,它们仍然属于圆形词汇吗?

不久前,一个微博发起了一场讨论:“时间真的有一个平静的圆圈吗?”数万条评论如火如荼。霸王龙和三角龙的粉丝们争论谁更坏。熊猫迷们为咸和甜的竹子吵了一架。就连张家界和九寨沟的粉丝也一直争论不休。

每个圈子都有无尽的家庭问题。然而,词汇是在米圈里发展起来的,如穿洞贴、真情实感、白嫖、装帧等。也适用于文化圈、宠物圈、游戏圈甚至方块舞圈。

为什么米圈文化如此容易接触到公众,因为它有绝对的共性。

粉丝们打破了规则,建立了规则。不喜欢这一切的人原本想反击,但他们遭到了“攻击”。什么是米圈文化,什么是流行文化,哪里有人就是江湖。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