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失去的二十年是偶然吗?

时间:2020-02-09 来源:www.xcyjbl.cn

另一个原因是日元-美元委员会在1984年推动的金融自由化。当时,日本效仿欧美,实行银行与证券一体化,放宽对银行业务的限制。由于阻力很大,证券业在放宽限制方面进展缓慢。然而,在某些政策层面易于操作的一些部分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特别是存款利率放开后,银行间竞争加剧,企业竞相提高大额定期存款利率。

这导致日本银行的融资成本很高,大量资金涌入高利率、银行可担保的房地产和建筑行业。然而,日本的地价一直在上涨,但并没有一直下跌。所谓的“土地神话”盛行。只要有房地产担保,未经审查的银行也提供融资。最终导致企业投资过剩,加速了泡沫经济的发展。

日本银行因未采取预防性金融紧缩政策而受到批评,但央行的职责是监督和控制价格,资产价格不包括在价格指数中。在泡沫经济时期,每个人的普遍态度是“将来会上涨,现在更便宜”。因此,当时很难确定哪个价格是合理的。

当时,许多经济学家出来解释异常的资产价格。“政策构想论坛”(Policy Conception Forum)认为,当时的高地价是日本经济资本化的结果,不能按收入返还的原因是租金太低。这个命题与经济学理论相反,经济学理论认为未来的房价是由当前未来租金的贴现值决定的。当理论和现实之间存在矛盾时,学者们也许只能把理论拉近现实。

为了防止经济泡沫,日本银行试图提高利率,但遭到政治阻挠。1989年底,日本银行加息后,当时的首相桥本龙太郎(Ryutaro Hashimoto)非常生气,大叫“尽快停止加息”。这表明,在当时的情况下,金融紧缩存在许多障碍。此外,根据当时的相关法律,日本银行没有独立性,所以把泡沫经济的所有功劳都归于日本银行是不公平的。

泡沫破灭后,日本银行实施的金融政策确实过于紧缩,但当时社会普遍担心泡沫经济的复苏。日本银行行长三重野康也被誉为“和平的幽灵”。1991年,当财政部解除对房地产融资的全面监管时,许多人出于对另一个泡沫经济的担忧而跑出来反对。

这场金融危机也在讨论这些问题。国际决策银行(BIS)正在讨论是否应该成立一个央行监测小组来监测资产价格。然而,很难准确定义什么构成泡沫。

泡沫经济的出现是因为人们没有注意到价格有任何问题。如果那里有一套客观标准,这些问题现在就不会发生。但现实是,每10年就会出现一次大规模的泡沫经济。

02

90年代的教训

欧洲和美国的金融危机与日本90年代的一样。被摧毁的是金融体系。金融经常被比作血管。目前的情况好像一个人的体力很好,但是脑出血会导致瘫痪。因此,在金融机构存在问题的情况下实施财政政策就像给脑出血患者注射营养液一样,收效甚微。

在美国,为了应对经济危机,奥巴马政府拨出了8000亿美元的财政支出,世界上所有国家都相应地扩大了财政。关于政策基础,他们引用的例子是“日本通过财政支出解决了金融危机”。

他们引用了顾朝明英译本中的一个例子,这个例子实际上充满了漏洞。

顾朝明对自由民主党在1990年推行的政策评论如下:当时自由民主党执政。尽管日本在分配资金后出现了财政赤字,但如果不花这笔钱,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可能会低于现在和2010年

日本没有经历20世纪90年代大萧条的真正原因不是财政政策,而是前面提到的货币政策。各国央行在大萧条期间实施了通货紧缩,但在20世纪90年代,日本银行实施了金融自由化。然而,财政政策和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之间几乎没有任何因果关系。

此外,金融危机无法通过实施财政或利率调整等宏观政策来解决。尽管金融流动性供给最重要的是时间。然而,如果不从根本上重建金融体系,就不可能摆脱危机。

03

住宅悲剧

泡沫经济是资本主义的命运,仅靠央行的力量是无法阻止的。泡沫经济的危害在于泡沫的迅速破灭给经济带来的冲击,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防止泡沫的迅速破灭。日本的问题是它没有很好地应对后来的形势。

泡沫经济破灭的原因一般认为是日本银行在1989年5月提高法定利率,以及财政部在1990年3月实施的房地产融资总量管制。股票价格从1990年1月开始暴跌。当时,大家都知道泡沫迟早会破裂,但在资产价格开始暴跌后的一段时间里,财政部和日本央行都继续推行泡沫政策,使情况更加糟糕。直到1991年7月才降低法定利率,而总量管制直到1991年底才取消。

“不良债权”也首次进入了人们的视野。这最初是银行业使用的一个特殊术语。1992年夏天,媒体在报道日本住宅金融时经常使用这个词,后来人们对它了如指掌。

泡沫破灭的第一波是日本住宅基金领导的“住宅专业”。如果这个问题当时处理得当,以后可能不会恶化(全行不良贷款的总损失后来达到100万亿日元)。当时,撰写秘密报告的母银行三和银行(主银行集团)认为日本财团是一家非银行机构,不需要担心破产后的挤兑,因此准备破产。

但最大的问题在于信用农业合作协会(以下简称信用协会)提供的融资,信用农业合作协会属于农林系统。1992年,结算日期确定后,信用社收到了全额利息退款。当时的政策是母银行应根据融资比例承担损失。此时,如果居民按照银行集团的指导方针被彻底清算,损失可能控制在几万亿日元的范围内。

1995年住房问题出现后,地价急剧下跌,母银行无力承受损失。因此,银行集团要求信用社分担损失。信用社以1993年的秘密协议为挡箭牌,拒绝承担损失。后来,它还涉及政治问题。最后的治疗方法更是闻所未闻。6850亿日元的资金由政府财政补贴“捐赠”给信用社。

大西藏省在年初也表示反对,但是竹村正义的西藏总理在农业协会的压力下决定投资公共资金。第二年年初,村山富市总理也卷入了此案,因此大西藏省最终不得不放弃。新年过后,反对党对住宿条件不满意,举行了静坐示威。议会陷入混乱。

受此影响,越来越多的人反对向银行注入公共资金,因此资本注入被推迟到1998年。居住权问题是20世纪90年代日本金融危机的分水岭,在处理不良贷款方面非常重要。

当财政部未能采取行动,要求银行“有计划、分阶段”地处理不良贷款时,许多地方金融机构,如东京二心集团、兵库银行和金木信贷银行,都破产了。日本债券信用银行(JBIC)经营恶化后,财政部从34家大型金融机构筹集了2100亿日元的捐款

在不知道内容的情况下,佐佐奈美加盖公章,并授权资本注入尹畅。结果,尹畅在7个月后破产,日本债务在9个月后破产。投资于这两家银行的8000亿日元的税收总额消失了。

有资格获得资本注入的银行应该是那些有能力经营但暂时缺乏现金流的银行。如果资本注入已经负债的银行(无法重建的银行),不仅浪费税收,还会掩盖银行业已经破产的事实,让银行继续要求新的贷款,从而进一步加深危机。

这是在1998年注入资本时使用的,帝国学者被用来注入资本。因此,日本政府的危机管理和能力受到质疑,信贷危机已经成为一个长期问题。金融复兴委员会对不良贷款进行了一些后续处理,但柳泽伯夫主席坚持“给予银行自主权”的政策,因此他不得不放弃。

小泉在2001年上台时,美国向小泉施压,要求他尽快解决不良贷款问题。内阁任命武中平(HeizoTakenaka)为财政、经济和财政部长,推进“硬着陆”政策。2002年,竹中部长宣布了金融再生项目(Takenaka Plan),其中对递延所得税资产的严格审批遭到银行的反对。

严格审批递延所得税资产遭到了全行协会的强烈反对,特别是日照银行,其资本总额的很大一部分是递延所得税资产。在这一举措推进后,里佐纳银行将立即面临严重的债务积压问题。金融部门(即竹中伸弥)害怕事后被追究破产责任,因此表示绝不会让其“破产”,而是“重建”,并最终向里索纳银行注入约3万亿日元的公共资金。

这一举措之后,自泡沫破裂以来一直处于低点的股价终于开始上涨。然而,这不是结构改革的结果。只是市场嗅到了“从竹子中拯救银行业”的信号。随后,该行加大了不良贷款的处理力度。此外,日本央行的零利率和量化宽松也导致了净业务收入的增长。不良贷款问题开始迅速得到解决。

银行资产太多,不愿意确定损失,所以银行会在收回坏账后要求退出资产负债表。目前最有效的方法是要求银行在注入资本时出售资产。如果自主权移交给银行,银行将永远拖延下去,问题无法解决。这对日本也是一个教训。

关于作者:池田信夫,从东京大学经济学专业毕业后加入NHK(日本广播协会),先后担任记者和策划人。

本文最初由出版商在《我周围的经济》的授权下开始,由机械工业出版社《失去的二十年》编辑。回到搜狐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