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恩出逃背后的日法角力: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破产

时间:2020-03-05 来源:www.xcyjbl.cn

原创标题:戈恩逃跑背后的日法斗争: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破产

卡洛斯?在Ghosn

2019的最后一天,日产前董事长卡洛斯?卡洛斯戈恩宣布,他已经逃离日本被操纵的司法系统,逃往黎巴嫩。

尽管他逃离日本的计划颇具传奇色彩,但它却是戈恩在日本汽车业的并购。这也给他的被捕、审判和逃跑蒙上了一层政治阴影。

Ghosn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联盟日产-雷诺-三菱联盟的主席和首席执行官,也是汽车行业乃至整个商业界的风云人物。

这一切的故事始于1999年,当时戈恩被雷诺任命到日本承担重建尼桑的重要任务。在此之前,日产已经连续七年亏损。在戈恩的铁腕政策下,日产很快将亏损转化为利润。戈恩也获得了超级巨星的地位,他的照片被印在日本的午餐盒和黎巴嫩的邮票上。

但日产在复苏后,开始反对与雷诺签署的“不平等”协议,双方之间的仇恨越来越大。深受牵连的戈恩开始改写自己的命运。

2018年11月19日,戈恩在东京机场被日本检察官逮捕,面临四项隐瞒收入和挪用公款的指控。此后,他被拘留了很长时间,并被保释,直到他逃跑。路透社报道称,黎巴嫩收到了国际刑警组织对戈恩的逮捕令。

在过去的20年里,戈恩是如何一步步从拯救日产的英雄变成日本政府的目标的?

好莱坞电影逃脱?

戈恩是如何在日本检察官24小时监视下逃离黎巴嫩的仍然是个谜,各种版本的细节广为流传。

根据黎巴嫩媒体报道,戈恩的逃脱似乎是一部现实中的好莱坞电影。在东京他被监视的家中,戈恩邀请乐队表演,并得到了日本检察官的批准。戈恩自称身高1.7米,然后藏在一个超大的乐器盒里,在私人雇佣的安保人员的帮助下被护送到一架飞机上,飞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然后登上另一架私人飞机抵达黎巴嫩。

根据一些外国媒体如英国卫报的报道,戈恩的逃跑计划涉及前特种部队。戈恩的妻子卡罗尔亲自策划了这个持续了三个月的飞行计划。戈恩首先被私人飞机从日本运送到伊斯坦布尔,然后转到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甚至飞行员也不知道戈恩在飞机上。

但是卡罗尔否认了戈恩的逃跑,说这完全是一部小说,并拒绝透露更多关于戈恩逃跑的细节。

ghosn的好朋友Ajami在接受日本共同社的采访时说,Ghosn藏在一个乐器盒里,在帮助下他乘飞机离开了日本。

也有人怀疑戈恩是如何逃脱出口管制的。有人说他把它藏在一个乐器盒里。日本共同社报道称,携带到飞机上的手提行李通常要接受x光和其他检查。基于《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的外交官有豁免权。然而,一名日本机场官员指出:“在没有定期国际航班的当地机场,移民和海关检查可能不严格。”

至于逃避机场行李检查的方法,阿贾米推测,戈恩的助手可能会催促工作人员说“匆忙”,或者接受与乐器相关的特殊护理,“也许没有完全检查。”

另一项分析称,戈恩可能使用了假护照离开该国,因为戈恩的律师告诉NHK,他还有三本来自法国、巴西和黎巴嫩的护照。此外,日本出入境管理局没有戈恩离开日本的记录。

但一名黎巴嫩官员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戈恩在进入该国时使用了一份印有他名字的法国护照。

NHK1在1月2日报道说戈恩带着第二本法国护照逃跑了。

日本当局已经对戈恩的逃跑展开了全面调查,并在1月2日戈恩逃跑之前搜查了他在东京的住所,但是目前还没有发现任何结果。我只知道戈恩支付的15亿日元保释金已经被东京法院没收。

黎巴嫩在2019年12月31日发表声明,确认戈恩的入境日期是12月30日。与此同时,声明称,戈恩的进入是合法的,没有透露戈恩的具体飞行过程,并称此次飞行是戈恩的个人行为。

只有土耳其的调查取得了一些进展。土耳其国家电视台1月2日报道称,戈恩在伊斯坦布尔停留一个半小时后飞往巴黎。土耳其内政部在进行调查后拘留了7人,包括4名飞行员。

黎巴嫩与日本没有引渡条约。如果日本要求引渡黎巴嫩,黎巴嫩是否会合作仍不确定。

戈恩回到了黎巴嫩,显然比他在日本时更加自由。他在黎巴嫩的律师透露,戈恩将于1月8日举行新闻发布会。

据路透社报道,戈恩在去年12月30日抵达贝鲁特后不久就会见了黎巴嫩总统米歇尔奥恩,受到了热烈欢迎。然而,Orn办公室的发言人否认了这样的会面。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黎巴嫩新总理哈桑迪亚卜正试图组建内阁,以应对黎巴嫩数十年来最严重的金融和经济危机。贝鲁特的一些人推测,之所以称戈恩为戈恩,是因为戈恩因其强大的商业头脑而广受赞誉。

谁参与了戈恩的逃跑?

关于戈恩逃跑的最新消息是NHK的报道。监控录像显示,戈恩在逃离黎巴嫩之前独自离开了他在东京的住所,再也没有回来。

戈恩本人在1月2日晚上发表声明,称他的逃跑计划是由他自己安排的,他的妻子和其他家庭成员没有参与。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戈恩的律师说,2019年12月24日,戈恩还和卡罗尔聊了一个多小时。此前,戈恩被禁止在严格的保释条件下见面或交流。

卡罗尔在戈恩被捕后也积极为他竞选。据公开报道,卡罗尔是冈恩的第二任妻子,两人于2016年结婚。卡罗尔出生在黎巴嫩,拥有美国公民身份。他曾经在美国建立了一个个人奢侈品牌。

据英国《卫报》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卡罗尔多次求助于法国总统马克龙来营救戈恩。失败后,卡罗尔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呼吁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国集团峰会上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施压,解除对戈恩的监禁。

当然,卡罗尔一直在积极游说黎巴嫩政府,黎巴嫩政府也曾两次与日本政府协商释放戈恩。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黎巴嫩政府可能帮助了戈恩逃跑。

报道称,戈恩被捕后不久,黎巴嫩司法部要求将戈恩引渡回国接受审判。当时,东京没有回应这一请求。2019年12月20日,日本外相铃木敬二访问贝鲁特,黎巴嫩总统阿恩再次提出这一请求。

黎巴嫩外交部政治事务主任加迪科里否认黎巴嫩政府参与了戈恩的越狱计划。另一名贝鲁特官员表示,最新的引渡请求接近戈恩的飞行时间,这只是巧合。

让ghosn选择在2019年底逃离。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日本检察官拒绝会见戈恩和他的妻子以及推迟对他的审判。

美国媒体报道称,接近戈恩的消息人士透露,戈恩在最近的一次庭审中获悉,他在日本的两次审判中的一次将从最初的2020年9月推迟到2021年4月。

消息来源说:“他们说他们还需要整整一年的时间来准备.他很沮丧,因为他看不见他的妻子,也不能和她说话。这是极大的羞辱和道德折磨。”

对法国政府来说,《卫报》报道说法国政府不知道戈恩飞往黎巴嫩。初级经济部长阿格尼耶-鲁纳切说,他非常惊讶地在媒体上看到了戈恩的飞行消息。

然而,法国公开声明不会将戈恩引渡回日本。在接受BFM新闻频道采访时,上述经济部长表示:“如果戈恩先生抵达法国,我们不会引渡戈恩先生,因为法国永远不会引渡国民。”

文艺复兴英雄

据纽约时报报道,戈恩出生于巴西,6岁后移民到黎巴嫩。然后,他在法国精英大学理工学院学习工程学。毕业后,他加入了轮胎制造商米其林,并在那里工作了18年。1990年,戈恩被任命为米其林北美首席执行官,重振了米其林陷入困境的北美业务。1996年,戈恩加入雷诺担任执行副总裁,负责监督制造、采购和研发,并承担振兴雷诺的重要任务。

Ghosn擅长通过削减成本来提高利润率。他的铁拳有力

1999年,日产-雷诺联盟成立。日产最大股东雷诺(36.8%)派戈恩去日本承担重建日产的重要任务。日产已经连续七年亏损,市场份额仅为4.9%,债务为2.1万亿日元。

1999年10月,据《朝日新闻》报道,戈恩宣布了着名的日产复兴计划:在三年内削减成本1万亿日元,推出22种新产品,在2001年使日产盈利,解雇14%的员工,出售房地产等其他不相关的业务。

复兴计划最终提前一年完成。截至2001年3月的财年,日产成功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3311亿日元。戈恩已经在日本和世界闻名,日产-雷诺联盟也变得越来越稳定。

2001年,戈恩被任命为日产的首席执行官。第二年,戈恩带领日产与中国东风汽车合作,将日产引入中国。

据《纽约时报》报道,戈恩在2003年被《《财富》》杂志评为商界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次年,明仁天皇在赤阪宫举行的游园会上向戈恩致敬。戈恩也成为第一个获得皇帝颁发的蓝穗勋章的外国商业领袖。

日产透露戈恩在2005年成为日产-雷诺联盟的首席执行官。2016年10月,在戈恩的领导下,日产以2373.5亿日元收购了三菱汽车34%的股份。

同年,尼桑-雷诺-三菱联盟成立,创建了年度第四大汽车集团,由戈恩担任联盟主席。2017年,日产-雷诺-三菱联盟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集团,销量超过丰田和大众,达到1068.3万辆。《漩涡》中的Ghosn分享了幸福和悲伤,财富和艰难。摆脱困境后,日产开始对与雷诺合作中的不平等关系表示不满。

目前,雷诺拥有日产43.4%的股份,并拥有投票权;日产仅拥有雷诺15%的股份,没有投票权。此外,日产的销售额和利润都比雷诺高,因此日产高管认为,日产将公司的利润无偿交给了法国政府。

由于上述原因,日产高管一直希望纠正日产和雷诺之间的不平等关系,增加他们对雷诺股权的控制。法国政府是雷诺的最大股东,拥有雷诺15%的股份。法国政府不同意日产增加雷诺的股份。

共同社报道,为了确保日产的独立运营权,日产、雷诺和法国政府在2015年达成协议,法国不会过度干预日产的运营。如果雷诺不适当干预,日产有权增加其在雷诺的股份。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2018年初,在法国政府的推动下,戈恩积极推动日产、雷诺和三菱的合并。据日本媒体报道,法国政府向日本提出雷诺-日产合并,目的是为了壮大雷诺,使其成为法国经济发展的引擎,缓解公众对宏观政府的不满,缓解政府压力。

Ghosn积极推动合并计划,成为漩涡中的爆发点。

2018年11月19日,戈恩在东京机场被日本检察官逮捕。

根据日本检方的指控,戈恩在2010年至2014年的五年间赚了99.99亿日元(约6.45亿元人民币),但只声称赚了49.87亿日元(约3.22亿元人民币)。检察官表示,戈恩约50亿日元的收入没有披露,也没有缴税。

在戈恩被捕的当晚,日产首席执行官西川弘(Nishikawa Hiro)举行了一次新闻发布会,称几个月前,戈恩根据匿名报告接受了调查,并列出了戈恩的罪行:隐瞒收入、独裁和挪用公款。

戈恩的律师当时表示,日产和日本高级官员担心日产和雷诺在合并后会失去自主权,所以他们联手将戈恩逮捕。

戈恩在日产和三菱的职责在他被捕后很快被解除。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法国政府和雷诺从戈恩被捕的早期就一直支持他。2019年1月24日,戈恩辞去了雷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职务。

2019年1月28日,据日经新闻报道,当马克龙打电话给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时,表达了对戈恩在监狱中状况的担忧。

从那以后,戈恩已经被日本检察官起诉了四次,并被重新起诉

根据上述报告,负责监督日产-雷诺-三菱联盟内部联合职能的一些部门已经被取消,而其他部门在几个月内没有得到新的工作。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人们无事可做。”

有消息称,戈恩被捕后,雷诺和日产高管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紧张局势进一步影响了联盟的运作。一些联盟计划被暂停,其他计划被直接搁置。

在此之前,戈恩曾让日产与雷诺紧密联系在一起。雷诺新任主席Jean-Dominique Senard不再想与日产合作,更不用说要求合并了。

然而,日产-雷诺-三菱短期内不会解散。朝日新闻称,当马克龙和安倍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面时,法国总统要求维持联盟。但同时,《朝日新闻》认为,有两国政府的参与,联盟的未来不会太光明。“联盟”关系的不稳定性也反映在其成员的财务表现上。日产在2018财年的运营利润创下10年来的新低。根据日产第二财季报告,日产将2019财年运营利润预期下调35%,这将是其11年来最差的年度业绩。与此同时,该公司将2019财年的全球销量预测下调至520万辆,这也将创下6年来最差的年销量。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一些分析师预计日产在2022年3月之前没有实际现金流,其资产负债表将逐渐扩大。

上述报告提到,市场上不乏关于日产-雷诺-三菱联盟衰落的声音,该联盟的股价在过去一年中下跌了约四分之一。此外,三家公司也发布了盈利预警。